寶山鄉深井社區農村再生先期規劃--3我們的操作方式是希望讓所有的社區居民都能真正的了解農村再生的精神與意義也透過由下而上的方式讓居民的聲音可以真正的傳達出來讓我們知道進而規劃出真正符合社區需求的遠景所以我們採用了以鄰做為單位的方式逐鄰逐鄰的訪視先從鄰長開始再進而以鄰做為社區的單位來了解社區的想法室內裝潢今天我們來到8鄰的唐鄰長家裡拜訪眼前看到的是鄰長家的埤塘唐鄰長夫婦非常熱情的招呼我們也提供了很多目前在8鄰的實際情況讓我們了解透過訪談的方式也讓我們更為清楚目前規劃的方向性而且唐鄰長的子女還非常優秀其中大兒子還是台大農學院的博士呢但唐鄰長似乎並不是非常理解農村再生這件事情的始末所以我也花了一點房屋貸款時間好好地跟他報告了一下正如我所預期社區中並不是所有的人都真正知道農村再生與先期規劃這件事情需要我們的好好努力讓大家更清楚緊接著我們來到同為社區8 鄰住戶的古先生家中他是一位非常熱心的社區夥伴每次的說明會與培根課程都會來算是社區中的熱心份子而且也年輕,十分符合我們需要的社居骨幹的標準他也常常會農地貸款跟我電話聯繫談談他的想法與對社區產業的見解在談完之後在唐鄰長與古先生的帶領之下我們來作8鄰的社區踏勘好好地了解一下8鄰的地理環境與現況原來8鄰這麼美我們來到也是社區夥伴的邱先生的山上放眼望去實在非常舒服這應該也是8鄰的最高點了8鄰裡面也有一些保存尚稱完整的古厝三合院但有些目前沒有人居住讓古厝放在社負債整合區中風吹雨淋實在有點可惜這口埤塘對8鄰來說有些特殊的歷史意義與地名由來的故事在當天聽古先生娓娓道來還真是有意義也應該讓年輕的下一輩可以透過再生計畫的協助進而保存與了解古先生還養了一些可愛的小羊與他想要發展的社區產業也有一些關係當天他把小羊放出來爬山運動也讓牠們好好吃草也讓今天的訪視活動畫下美好資產管理公司的句點

tp75tpvu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999網路愛情故事首獎(四)九.她看著螢幕,又再問了我一遍:「喂!這位漂亮的妹妹是誰啊?」螢幕的背景是綠色的,中央有一張照片,照片中有一個女孩,她側坐在一簇花圃的後面,穿著一件青色的上衣和一條牛仔褲。她正微笑著,大大的兩隻眼睛,任誰看了都會說很美,猛然一看到這張照片,常常有種她正對你微笑的錯覺,而事實上,這張笑臉,這個人,都如同這張照片出現的瞬間一般,早在十年前就停止了,不可能,也不會延續到現在。她發現我並沒有回答她的問題,我嘴裡還咬著剛送來的麵包。「喂!是不是甩掉你的那個女生啊?」她小心地問著。我拿起奶茶喝了一口,有點燙。「喂!是不是啦!」她用左手肘推了推我。「是啦!大小姐,被妳說中了!」說完,我又咬了一口麵包。「幹嘛!你不會這樣就生氣吧!很差喔!」她噘起嘴裝出委屈的樣子。「好啦!好啦!我沒生氣,先把電腦還我一下,我必須看一下資料,等一下八點我要去開會呢!」我說。「哦!」她應了一聲,然後把電腦移到我的右手邊。我插入一張磁片,將滑鼠移動一下,畫面馬上轉成許多表格的視窗。「喂!」她放低聲音說,感覺上聲音變柔了「你還喜歡她嗎?」「嗯﹍﹍」我思考了一會兒「不知道耶!但是,應該說是懷念吧!懷念和她在一起的記憶吧!」說完,我再按下鍵盤,又出現了一個企畫案的視窗。「就這樣﹍﹍懷念了十年啊!」她還是小聲地說。「嗯!」我點點頭。「為什麼?十年中沒有任何女生吸引你了嗎?」她問。「可能吧!也或許以前太年輕放了許多感情,太多美好,所以一旦那美好的被破壞,也許是心中的一種害怕吧!怕再被傷害一次,所以,對於感情的事反而不太願意接觸。」說到這兒,我把視線從螢幕回到她的臉上「怎麼一個二十九歲的男人會對一個比他小三歲的女孩訴說他傻傻的感情,呵呵!」說完,我笑了一下。我看著她,她並沒有回話,只見她的眼中閃耀著淚光。「幹嘛!感動的哭啦!」我說。「亂講!」她像要掩飾什麼似的回了一句「我是因為剛才打了一個哈欠。」說完,她真的又打了一個哈欠。那滴眼淚在她眼睛閉上的一瞬間,就從她的眼角沿著她美好的臉龐滑下,我竟不自覺地伸出右手,用食指接住了那滴眼淚,那一瞬間,我和她的目光接觸,心中突然有種十年來都沒有的悸動。然後,過了兩,三秒我才趕緊收回右手。「這個﹍﹍對不起。」我說。「嘿!」她微笑著說「你臉紅了喔!幹嘛!吃我豆腐也別用這招啊!」「喂!」我再度啟動報復系統「我要吃妳豆腐就直攻妳的32B了!」「你說什麼?」她又生氣了,沒關係,反正這是我的目的。「說實話!」我說完,依然裝作不在意的樣子吃著我的麵包。「喂!你有時候真的很下流耶!」她說完,往我的右肩捶了一下,說實在是一點都不痛,不過我還是必須裝作很痛才行。「喂!喂!很痛呢!對不起啦!」我假裝很痛似的揉著右肩。「活該!」她說,然後喝了一口咖啡。「哇!完了!右肩抬不起來了!」我說。「不會吧!我沒打那麼用力吧!」她擔心的揉著我的右肩說。「當然不會啦!」我馬上舉起右手,拿起奶茶喝了一口。「我看你去死好了!」她雖然生氣地說,但看的出來她剛才真的在擔心我。「喂!小妹,幾點了?」我問她。「不知道啦!我的錶掉了!」她說。這是實話,她真的沒有錶。我只好問了一個路過的服務生。「喂!七點四十分囉!我要走了,我看妳先上去多穿一件衣服吧!天氣還會更冷喔!」「死了也不要你管!」她還在生氣。「喂!好啦!對不起啦!今天我大概五點回來,所以差不多這時候妳也要在飯店才行,不然我進不了房間喔!因為我沒有鑰匙啊!」我說。「笨蛋!鑰匙可以放在櫃臺。」她說。「喔!對喔!好啦!另外,我在房間衣櫃辦公室出租裡妳的衣服間放了十萬日幣,妳先拿去用吧!」「十萬日幣!那你身上還有錢嗎?」「放心啦!十萬日幣是出差的雜費,早報上去了,而且我有信用卡,刷多少都是公司付錢。」我說。「哪有那麼好的公司?騙人?」她說。這當然是騙人的,但我不那樣說,她哪會拿錢。「就是有啦!妳先上去吧!我要去結帳了。」我關上電腦說。「哦!」她應了一聲就起身離開了。十.這次的會議,開起來真是累人,一大堆資料有誤,兩方人馬在會議上大眼瞪小眼,要不是我不會日語,我早和他們罵起來了。走出地鐵站,心情鬱卒到極點,想想,我當場真該用台語罵罵對方,不過也由於這次會議氣氛有些不好,我們仿照辜汪會談,決議休息三天再說,就這樣,我多了三天假期。「嘿!」我走在路旁,突然有人叫了一聲,然後拍一下我的左肩。我回頭看去,竟然是她,還騎著一輛腳踏車呢!「妳哪來的腳踏車?」我吃驚地問她。「租的啊!還算便宜。」她開心地說,她身上穿了一套藍色的運動服,想不到那咖啡色的旅行箱可以裝那麼多衣服。「租這幹嘛?」我一邊走一邊問,她則慢慢地在我身邊騎著。「到處看看啊!飯店太無聊了!」她說。我嘆了口氣,沒再說什麼。「嘿!」她又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載你好不好?」她微笑著說。「什麼?」我停下腳步「沒開玩笑吧!我載妳還差不多!」「好啦!好啦!這變速車載人不會累的,讓我載你,算是報答你收留之恩!」「不要!多丟臉!」我說。「不要!好!鑰匙現在在我手上喔!等一下我先進房間,把你關在外面一、兩個小時。」她揚起眉毛說著。看她的表情似乎是認真的,我只好認了,我終於瞭解到當初曹操「挾天子以令諸侯」是多可惡的事了。坐上後座,腦中閃過一段荊軻刺秦王時所唱的「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喂!」她似乎很得意的樣子「兩隻手要抱住我的腰啊!」「什麼!」我真是受不了她「不用吧!放心!我不會掉下去的。」「好!如果你不抱住我,我就把你踢下去!」『妳兩隻腳都在踏板上,怎麼踢?』我心想。「我可以停下車來再踢你下去!」她說。天啊!她真的猜的到我在想什麼,我只好乖乖伸出手抱住她的腰,一路上許多人看著我們,我不得不把頭低下去避開他們的眼神。,最後,在過馬路時,有一群幼稚園的學生在斑馬線上看到我們,不停地指著我說說笑笑地。更可惡的是,她竟然還向那群小孩子打招呼。雖然我沒有鏡子,但我猜得到我的臉一定紅了,我想,她該不會是在報復我早上的「吃豆腐事件」吧!真有點秋後算帳的感覺。突然,她停了下來,我差點重心不穩往她的背上撞去。「幹嘛!」我抬起頭說。「前面的上坡很陡耶!」她說。我探出頭看了一下前面,陡我還覺得不會,這斜坡倒是很長的一段。「妳怎麼騎來這裡,有另一條比較直的路啊!」我說。「我剛剛少轉一個彎就這樣囉!」她說。「好吧!換我載妳!」我趕緊下車,像解脫了一般說著。她皺了一下眉,不甘心地說「好吧!」我把裝電腦的盒子裡的肩帶拿了出來扣在盒子上,然後叫她把肩帶斜掛在身上。坐上塑膠墊,握住手把,我終於不用在低著頭了,她坐上後座,乖乖地兩隻手抱著我的腰。騎上坡雖然累了一點,但至少比剛才好太多了,可是她的頭靠在我的背上,讓我覺得怪怪的。「喂!妳幹嘛把頭靠在我背上啊!」我說。「喂!那你騎斜坡耶!我的『重心』又在前面,當然往前靠啦!」『那妳乾脆去做消胸手術好了!』我心想。這時,她卻用手指用力捏了一下我的腰,我痛得差點把手把丟掉。不久,終於看到飯店了。「腳踏車放哪?」我問。「大門右轉騎進去。」她說。我騎了過去,果然有一個人在那看著許多腳踏車,我以前都沒發現有這地方。十一.還了車,我們走進大廳,買屋我站在電梯前按了上樓的鈕,她卻把我拉到櫃臺。「幹什麼?」我問。「拿鑰匙囉!」她說。「鑰匙不是在妳身上?」我問。「哪可能,那種卡片一樣的東西很容易弄丟的!」「那妳是騙我囉!」我說,她只裝傻笑了笑,沒有回答。『妳﹍﹍妳﹍給我記住』我只敢在心裡想這句話。回到房間,她開始向我報告她一天的行蹤,還有花了多少錢、看到什麼有趣的事、幫一位老阿媽撿東西﹍﹍機哩呱啦一直說著。「那錢夠嗎?」我問,然後從水壺裡倒出一杯水喝著。「夠啊!還有點太多呢!」她盤坐在床上說著,手上玩弄著她今天買的小玩偶,小小的,大概比手掌小。「喂!妳先洗澡吧!等一下我們出去吃飯。」我說。「不!不!你先洗,不然我洗完澡還要在門外等你,我才不要呢!」「我洗澡不用浴缸的哦!地板會濕掉喔!」「怎樣?」她問。「那妳就不能在浴室內換衣服喔!」我說。她點了點頭。「那妳等我一下,我先去買個V8。」我說。「為什麼?」她睜大眼睛問。「好偷拍妳換衣服啊!」我笑著說。「你這﹍﹍」她拿起床頭的枕頭說「大色狼!」語畢,枕頭已經「狠狠的」貼在我的臉上,還好眼鏡沒被她打歪。七點多,我們到了飯店附近的街道,有一條路上有許多賣吃的餐廳,這是她今早騎腳踏車閒逛時發現的。我們找了一間火鍋店吃火鍋。吃完後,她原本要拿我給她的日幣結帳的,但被我檔了下來。「這個可以跟公司報帳,只要有收據就行了,不用付錢啦!」這是實話,公司包辦我所有吃、住的費用。接下來兩天,我們兩個買了本旅遊指南,就這樣兩個人在附近幾個城市東逛西逛的,還找了家溫泉旅館住了一夜,享受了道地的日本溫泉,那還是個男女混浴的浴池。我泡在浴池裡,浴池周圍是用許多假石頭做成的假山圍起來,做得十分漂亮,可能是因為今天不是假日吧!旅館裡的人不多,目前在浴池的只有我一個人。不久,她也進來了,身上緊包著一條白色毛巾,要不是她用毛巾這樣緊包著,還看不出她的身材好到那地步呢!她慢慢泡進浴池裡,然後移動到我身邊來。「哦!身材不錯哦!可惜隔了一層毛巾。」我說。「哦!是嘛!好吧!本姑娘今天心情好,解下毛巾給你瞧瞧。」她說完,真的伸手解下毛巾,我先是一陣吃驚,後來才發現,原來她還穿了件泳衣,我露出滿臉的不屑。「幹嘛!大色狼!我夠犧牲了哦!」她說「你可賺到了!」「去!」我說「不然我現在還給妳!」我站起身來,用手把原本繫在腰間的毛巾,也給他用力扯下來,她嚇得用手遮住臉。我走到她面前,拍拍她的頭說:「幹嘛嚇成那樣,我有穿泳褲啦!」她聽我這麼說才小心地從指縫間看著我,看她那驚魂未定的樣子,我不禁笑了出來,笑到後來覺得有點頭昏,才又坐回浴池內。結果她突然從我頭上倒了一桶池水,我差點以為要被煮熟了。當然我不甘心啦!但也沒她狠,我只從她脖子後面也倒了一桶。最後,我們秉著「冤冤相報何時了」的心理,決定改成「猜拳」定輸贏,輸的必須被對方倒一桶熱水,還好,這遊戲在我們兩個都被熱昏之前結束了。隔天,我們到旅館後面的一座小山中的小徑走著,原本不打算出發了,因為天空開始飄下細雨,但旅館老本卻告訴我們說這種天氣去才好,他說這種細雨的天氣中,走在那小徑裡,會有意外的發現。她一聽說會有「意外發現」就催我和她一起去看看,實在被她吵的受不了了,我才無可奈何的和她去。走進山中,先是一段有階梯的上坡,走上去後有一間頗有歷史的廟,我想去看看供奉什麼,她卻一直叫我走慢些,因為我們只有一把傘,而拿傘的我走太快她就會淋到雨。後來,經過我這看不懂日語,和她那懂得日語的人討論結果,我們對這廟所供奉的東西結論是「不知道」!呵呵!多不負責的結論。我們又繞著廟租辦公室旁一條小路走上去,沒有階梯,只有用竹子在陂面上勉強做出階梯的樣子,小徑的左右全是竹子,雨打在竹子上發出「咚!咚!」的聲音,和遠處斷斷續續的鳥鳴呼應著。走到一半,她突然滑了一下,我趕緊捉住她的左手撐住她,她看著我笑了一下,顯的很不好意思的樣子。「腿軟啊!」我笑著說。「是被你嚇到啦!」她說。接下來我的手並沒有離開她,依然緊緊握住她的手,也許該說是「牽」住她的手。她沒說什麼,只說「你別滑倒啊!我可捉不住你。」我們繼續在這雨中的小徑走著,一路上除了竹子,還是竹子,我們卻沒人何人說要回去,只在這小徑間不停走著,我突然想到那天下午公園我們坐在長椅上時,我曾經想過要和她走在只有我們兩個人的小徑,如今雖然不在歐洲的林間,但確實是在只有我和她在「竹林」間走著。想到這兒,我不禁臉上露出了笑容。但我趕緊把笑容收斂起來,怕被她看見。我轉過頭去看她,只見她低著頭臉上掛著笑意。不久,我們走出竹林,來到一座小平台,我們站在上面向城市的方向望去,有一道彩虹就在那裡。「這彩虹台灣看的到嗎?」她問。我沒回答她,只知道我們的手到回旅館為止一直牽著。十二.早上,我醒過來,只見我床腳附近有一團白影,等我戴上眼鏡,才知道是她坐在那邊,她背對著我,似乎在看著窗外,我看看床邊櫃子上的手錶,才五點半呢!平常她不可能那麼早起的。我掀開棉被,在床上坐起身子看著她的背影,她發現我醒來了,回過頭看著我,那一瞬間,她的右手拂過眼角,我彷彿看倒了一滴眼淚。但在她臉上,卻又是掛著愉快的笑容。我坐到她的身邊看著她說:「妳沒事吧!」她突然笑了出來說:「怎麼會有事,兩個禮拜來吃住全都花你的錢,高興都還來不及呢!」她說完,繼續維持著那故作堅強的笑容。她這一說我才想到我和她已經在一起過了兩個禮拜了。我微笑著說:「那咱們這白吃白喝的白小妹(她不姓白喔!),今天還會聯絡妳家人嗎?還是他們又不在家呢!」「嗯!可能吧!」她的神情轉為落寞了,這和她以前不同,以往我這樣問,她都會裝出一副認真的樣子說:「難說喔!真傷腦筋!」「喂!幹嘛一早臉臭臭的,打起精神來,我去洗臉刷牙囉!」說完,我拍了拍她的肩膀。走進浴室,我站在大鏡子前刷牙,她突然走了進來說要和我一起刷牙,我點點頭。她進來以後,拿出我買給她的牙膏、牙刷,和我一同站在鏡前刷牙。她突然含住牙刷,忍住笑似的指指鏡中我的臉,我轉過頭看著她,她拿下牙刷忍著笑說了一句:「你的泡泡好多,快掉下來了。」說完,她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結果她的牙膏泡沫噴了我滿臉都是,而我不知怎樣,也跟著笑了出來,同樣地她的臉上也全是泡沫了。後來我們各拿了條毛巾替對方擦著臉上的泡沫,有一瞬間,我們幾乎同時停下手來,只盯著對方的臉看,不過,那真的是只有一瞬間的事。接著我們到樓下餐廳吃著早餐,今天的早餐,她特別的安靜,幾乎不說話,這時,我才發現自己是多麼習慣耳邊有她說著話。「快八點了,我要出去囉!」我對她說。「嗯!」她點點頭,在我要叫服務生結帳時,她卻突然叫住我。「可不可以﹍﹍今天把你的電腦借我。」她小聲地問著。我看了她一下,然後說「可以啊!反正今天要用的資料搭檔那邊有了,就借妳吧!」我把電腦推到她的左手邊。「謝謝!」她看著我說。「那妳要電腦幹什麼呢?」我問。「這是秘密哦!」說完,她臉上露出了開心的笑容。算了,管她幹什麼,她能這樣開心就好。下午五點,天空下起微微的細雨,我不想讓手中的資料濕了,於是了部計程車回飯店去。才走進大廳,她就跑了過來,抱住我的右臂,靠在我的身邊拉著我往電梯走。「快!快!」她露出開心的笑容催促著我。辦公室出租回到房間,她還幫我從衣櫃裡拿出一套西裝來。「幹嘛?」我站在書桌旁看著她問。她臉上依舊掛著笑容走到我面前說:「今天要慶祝一下啊!」「慶祝什麼?」我一臉茫然地問她。「你不知道啊!」她似乎有點吃驚,但隨即又露出笑容說:「沒關係,沒關係,等會兒你就知道,總之現在先去洗澡,一定要好好洗喔!還有頭髮也要洗,知道嗎?」她像在交代小孩子似的對我說。我點了點頭,她才滿意地走出房間。我該不會是要被她捉去賣了吧!不然幹嘛叫我洗乾淨。等我換好衣服,她又對我僅有的五條領帶選了半天,她選了一條藍色的說:「這才有男人味!」然後,我又在房間外等她,差不多過了四十分鐘後她走了出來,穿著一件紫色的晚禮服,脖子上戴著一條白金的項鍊有一個K 金的墜子。,而她的長髮以最舒服的姿勢披垂在她的肩上。她拉著我進電梯,然後說今天她要請客。我想,請客的錢還不是我出。我們到了樓上的餐廳,也就是我們第一次吃晚餐的餐廳,兩人熟練地點著菜,我們還是點了上次點的牛排,只是我一直記不住叫什麼。「妳今天真的很漂亮。」這是我今天在餐桌上對她說的第一句話,她看著我,臉上露出了開心的笑容。好美,真的好美。八點半,我們吃完了牛排,依舊喝著柳橙汁,我問她要不要叫甜點,她卻叫我等一下。不久,,有一個人走上鋼琴演奏的圓台,用麥克風說一些著我聽不懂日語,然後,幾乎全餐廳的人目光全轉到我們身上而且向我們熱烈的鼓掌。接著,有個服務生推了一個小推車過來,上面放著一個蛋糕,插著兩根紅色的蠟燭分別是「3」和「0」的形狀,然後服務生小心地把蛋糕放在桌上。「生日快樂!你三十歲囉!」她開心地說。餐廳的燈光也在這時暗了下來,整個餐廳中,蛋糕上的蠟燭成了最亮的兩點。鋼琴聲也在這時悠悠地傳了出來,四周的聲音也全靜了下來,只留著鋼琴的音符在跳躍,我仔細一聽,原來在彈著「生日快樂歌」。而她,就坐在我的對面,隨著琴聲,她柔柔地唱著生日快樂歌,透過燭光,我看著她充滿笑容的臉龐,在她溫柔無比的歌聲中,不知不覺,眼眶的水分變的太多,模糊了我的視線。仔細想想,自己也有十年沒有人替我慶祝生日,甚至說聲「生日快樂」的人也沒有。等琴聲漸逝,等她的歌聲停止,餐廳的光線才又慢慢亮了起來,我趕緊拭去就要掉落的眼淚。「幹嘛!」她微笑著說「感動的想哭啊!」「不是!」我也微笑著說「我打哈欠!」說完,兩人都笑了。她叫我趕緊許個願,然後我和她一起吹熄蠟燭。「嘿!你許什麼願啊!」她好奇的問。「不能說啊!說了就沒效了!」我說。她聽我這麼說,有點失望地說:「小氣鬼!」「喂!」我從西裝口袋裡拿出個小盒子「這個送妳!」我把盒子放到她面前。「這是什麼?不會裡面放戒指吧!我還不打算嫁喔!」她拿起盒子看著說,然後她慢慢打開盒子,裡面放了一支手錶,紫色的錶帶,不同層次的紫色渲染著錶面和錶框,錶面裡鑲著一顆小鑽石,整個錶面因此顯的耀眼。「哇!好漂亮!謝謝!」她高興地看著錶說「而且和我今天的衣服搭配呢!」她很快地把手錶戴在左手腕上,然後舉起左手向我搖一搖說:「漂亮嗎?」「漂亮,手錶因為妳所以變的更漂亮了。」她聽完,露出了害羞的笑容。今夜的日本特別美,因為有她的笑點綴著。「那我呢?漂亮嗎?」她問。「妳因為手錶的陪襯,更吸引人了!」我說。她呵呵地笑了出來,然後反覆地摸著手錶。我們把桌上的小蛋糕切成四塊,我和她各吃了兩塊,由於奶油很多,依據她的說法,她是「捨身陪君子」。君子?我以為我是他的良人呢!

tp75tpvu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野蠻王妃劇情1-24集野蠻王妃劇情第{1}集假如2006年韓國是一個君主立憲制的國家…皇帝李賢因中樞性暈眩而感到身體不適,因此皇太后決定要皇太子李信提早結婚,而對象就是聖祖武皇帝生前最重視的朋友, 申老 先生的孫女申采靜。申采靜是一個天真活潑的高中生,李信是一個目中無人的皇太子,很巧的他們兩個人就讀於同一所學校。當李信知道皇室長輩們要幫他安排結婚的事情時,他決定要先跟自己的女朋友孝琳求婚,但孝琳為了追求夢想而斷然拒絕,而這一切被經過的采靜偷聽到。皇帝告訴李信他的結婚對象已決定,雖然李信對於這種年代還有政策聯姻這種事感到不以為然,但當他看到采靜的照片之後,也就欣然答應了,因為他想看看皇室的長輩們,為了這個少根筋的女孩子而感到頭痛的樣子。當采靜聽到這個消息時,真是感到晴天霹靂,前一刻才聽到皇太子向他的女朋友求婚,下一刻卻說要嫁給皇太子的人竟然是自己,這讓她感到非常困惑。在采靜即將要面見皇后的前一刻,一群凶神惡煞的人來到采靜家討債,善良的采靜不忍看到家人這麼辛苦,於是下定決心接受這件婚事。------------------------------------------------------------------------------第{2}集皇后本以為采靜會不願意,沒想到采靜竟然以錢為前提,答應了這件婚事,雖然皇后覺得很荒唐又感到不滿意,但畢竟不能違背聖祖的旨意,讓她非常無奈。皇太子李信要與采靜結婚的消息,不小心提早曝光,讓采靜的家門口圍滿了記者與抗議的女學生,采靜的姐妹們也對她感到非常不諒解,這也讓采靜有口難言。因消息曝光,於是皇室決定要提早替他們舉行婚禮,而在舉行婚禮前,為了親迎禮采靜必須要先入宮接受皇太子妃教育。------------------------------------------------------------------------------第{3}集學習宮中的規矩,對采靜來說根本就是難上加難,更何況馬上就要舉行親迎禮了,這讓皇后感到非常頭痛。信突然來到雲峴宮,不善表達自己的他,告訴采靜自己唯一能給她的承諾只有離婚,如果采靜始終無法適應宮中生活想要離開,他願意離婚讓采靜離開。舉行親迎禮的日子終於到了,大家都很擔心采靜會出錯,雖有小小失誤,但也總算圓滿結束。在婚禮的最後,采靜不知不覺對信說了一些話,但信的態度仍是那麼的自大,這讓采靜忍不住在信的手上狠狠地咬了一口…------------------------------------------------------------------------------第{4}集慧正宮處理好在英國的事,決定祕密回國,皇后擔心慧正宮這次回國是因另有意圖,所以讓她感到非常不安。孝琳在比賽中的表現非常傑出,而英國皇家芭蕾舞蹈學院也開出優厚的條件要她入學,但她卻拒絕了。婚禮結束後,采靜也正式開始生活在宮裡,宮中有許多事都讓她感到非常新鮮,雖然也有很多不習慣的地方,但她仍是開朗的面對一切。采靜終於見到了他們班上的轉學生律,雖然初次見面,但他們馬上就成了好朋友。因嫁入皇室采靜變成了少女富翁,而家裡的狀況也已好轉,但不知為什麼她就是開心不起來,甚至感到有些空虛和寂寞…------------------------------------------------------------------------------第{5}集采靜認為信在有她的場合對長輩們提起條件的事情,似乎不是很尊重她,沒想到信卻說采靜也是因為錢才跟自己結婚的,所以應該沒有說這種話的資格,這讓采靜非常難過,於是跟信吵了起來。采靜好不容易盼到爸媽進宮看她居酒屋,但沒想到卻因上課時間延長而錯過,難過的她對著信亂發脾氣,後來她知道自己誤會信所以跑去找他,采靜以為信在聽音樂,於是說出了自己的心情,她這才發現自己已在不知不覺中喜歡上信了。信要在濟州島舉辦生日派對,但采靜卻是從律那裡得知這件事情,在派對上看到孝琳與信是如此相配,這讓她的心情更是感到複雜…------------------------------------------------------------------------------第{6}集信與采靜婚後首次一同出席公開場合,擔任美術展覽會的剪綵嘉賓,沒想到信卻受到不明人士的雞蛋攻擊,這讓皇室大為震驚。采靜本想要去安慰信,但卻被律勸阻,心情鬱悶的信本想出來找采靜,但卻看到她正在和律聊天,這讓信顯得有些失落。慧正宮從崔局長那裡得知孝琳和信的關係匪淺,於是她決定接近孝琳。皇室為皇太子夫婦舉辦了一場宴會,本該是這場宴會主角的信與采靜,卻因慧正宮的突然出現而當場顯得失色,這讓皇后感到非常不悅,也更加讓她懷疑慧正宮這次回國的目的。------------------------------------------------------------------------------第{7}集采靜很想要回家看看家人,所以向信提起他曾答應讓她回家的事情,可是信卻說因采靜還沒有讀完孝經會有困難而拒絕了她。可是沒想到,信偷偷地向皇帝稟明想要去采靜家住幾天,於是皇室長輩們也就答應讓他們去。采靜很開心終於可以回家看家人,信看到這樣的她也不自覺得開心了起來。雖然信是女婿但畢竟貴為皇太子,所以采靜的家人也不知該怎麼跟他相處而感到坐立難安。因房間只有兩間,所以信提議他要和采靜用一間房,采靜的爸媽雖然覺得不妥,但也不敢多說什麼…------------------------------------------------------------------------------第{8}集回到宮中後,信雖然表面上仍是對采靜很冷淡,但內心卻已開始有了很大的變化。孝琳突然很大方地要信帶采靜一起來參加俱樂部的聚會,大家都對孝琳的舉動感到很納悶,而孝琳也直接對律表明,他們兩人所追求的是一樣的。律也不斷勸阻采靜,要她不要對信抱有希望,信真正喜歡的人是孝琳。信與律在比馬上擊毬時,不小心都墜馬受傷,但采靜卻先跑向律的身邊,看到這樣的采靜,信感到一股莫名的氣憤。因皇帝身體不適,決定泰國訪問由信與采靜一同出任,但信卻以學校為由,不讓采靜同行…------------------------------------------------------------------------------第{9}集信留下采靜獨自一個人前往泰國,而在那裡遇到了去找他的孝琳。信趁著行程的空檔偷偷跑出來找孝琳,而孝琳要求信送她到機場。他們在前往機場的路上遇到了狗仔隊,幸好在司機的幫助下甩掉了他們。獨自留在宮中的采靜顯得很落寞,打電話給信,他總是在忙,事後也不回電話。難過的采靜不想回到宮裡,於是要律帶她去看瓶子樹,但采靜卻把手機放在學校忘了帶走。宮裡因找不到采靜,而引起了一陣混亂。已經喜歡上采靜的律,本想要安慰悶悶不樂的她,可是采靜卻對他說,她喜歡上信了…------------------------------------------------------------------------------第{10}集差點趕不上記者會的信,在最後一刻仍是趕到了會場,而他結合文化與自然美麗的演說,得到了大家相當大的讚賞。從植物園回來後,采靜受到皇后的責罵而感到非常難過,律看到這樣的她也感到非常的不捨。要負責接待威廉王子的采靜,在律的幫助下,順利完成了這次的任酒肉朋友務。可能是因為過於緊張,又加上想念信,采靜生病了。采靜看到信回來,忍不住心中的委屈哭了起來,而信看到消瘦的采靜,也顯得有些內疚,將她擁入懷裡安慰她…------------------------------------------------------------------------------第{11}集在國外的惠明公主回宮了,看到惠明公主的信完全變了一個人,這讓采靜非常驚訝。慧正宮的計畫一一浮上檯面,信與孝琳在泰國的照片被登在八卦報上,采靜看到之後想要問信這件事情,但信的態度卻讓她很難過。采靜想找孝琳問清楚,但聽到孝琳的回答之後,讓原本就身體不舒服的她當場昏倒。信看到采靜昏倒,不顧孝琳馬上把她抱回宮裡。采靜爸媽心疼采靜,想要帶采靜回家住一陣子,但卻被信一口拒絕,采靜在房裡聽到信對自己爸媽說的話而感到非常生氣,但她卻不知道不善表達感情的信,其實是怕她離開後不會再回來…------------------------------------------------------------------------------第{12}集信告訴采靜他打算以後要放棄皇太子之位,所以要采靜忍耐一下先留在自己的身邊。皇室將追尊問題以專案方式呈報國會審查,沒想到迅速通過。太后從慧正宮那裡得知太子的緋聞事件,覺得只有自己被矇在鼓裡而感到非常生氣,於是太后決定要全權負責關於追尊的事宜。太后決定封律為恭親王,皇位序位與太子列為同等級,但律卻為了采靜的一句話而拒絕了。因皇帝的病情惡化需要長期休養,決定暫時由信來代理職務。采靜要陪同太后一起到濟州島的泰迪熊博物館參觀,所以想借用信的相機,沒想到在信的房間裡發現了一個盒子,裡面全是孝琳送給他的東西…------------------------------------------------------------------------------第{13}集信提早處裡好手邊的工作趕到濟州島,後來在太后的提議下,信與采靜、太后三個人還偷偷溜出去兜風。慧正宮在追尊之後成為太后,她來到采靜在念書的書筵堂,以各種理由想要刁難采靜,後來因為律,采靜才得以解脫。信看到采靜與律相處地那麼融洽,心裡感到不是滋味。在信與孝琳的緋聞之後,信與采靜不合的謠言就一直未斷過,於是皇太后和皇后決定要提早讓信與采靜合房。所有的人聯合計劃好一切,將兩個完全不知情的當事人困在房裡…------------------------------------------------------------------------------第{14}集皇太后和皇后為了讓信與采靜合房而想盡辦法,好不容易得知信與采靜合房成功,但卻不知是誤會一場。正當長輩們興高采烈的時候,卻收到了信和孝琳在泰國時的親密合照,皇后和皇太后把信與惠明公主招入宮,研究解決方案的同時,采靜也收到了同樣的照片,心情因此而跌到谷底。喜歡采靜的律為了安慰采靜,便帶她出去散心。結果律已經回到宮裡,采靜卻還是不見人影,這急壞了信和律,於是他們分頭去找,沒想到律先找到了采靜,這讓信非常生氣…------------------------------------------------------------------------------第{15}集關於信為了采靜打律的事,被公佈在網路上,這讓所有的人都非常驚訝,大家也紛紛開始質疑信身為太子的資格,連皇帝也逐漸開始懷疑信將來是否能成為一 國之 君。當皇室裡的人都在想該如何抑制這個醜聞時,在惠明公主的建議下,讓信與采靜像平常一樣參加公開活動,以自然的方式打破關於打架與不合的謠言。打架事件之後,律就把自己關在房裡不見任何人,於是惠明公主提議舉辦餐會。餐商務中心會中律終於現身了,太皇太后希望律也能早日成婚,而律也當場表明了自己已有了喜歡的人…------------------------------------------------------------------------------第{16}集信帶著想看日出的采靜來到夏宮,因為信這種反常的舉動,讓采靜以為這次的旅行是分離之旅,但信卻說希望能與采靜白頭偕老。當孝琳知道信對采靜是真心的之後,受不了刺激在學校的廁所服藥自殺。正當采靜難過孝琳是不是因為自己才會自殺時,律卻要她把信還給孝琳,說信終究會回到孝琳身邊。因為孝琳自殺的事,讓皇帝對信更加的不諒解,再次質疑信是否有做皇帝的資格。慧正宮想使出最後一步棋,就是想要以孝琳來對付皇室以及信,但萬萬沒想到卻被皇后搶先一步…------------------------------------------------------------------------------第{17}集孝琳知道自己帶給信很大的困擾,所以決定放開信,但她也告訴采靜,她現在雖然放開信,但如果有一天信想回到她身邊,她會願意再次接受信。律的生日到了,他決定邀請太子夫婦跟同學到別墅開二天一夜的生日派對,采靜從來沒有自己開車上過路,但她這次卻堅持要自己開車到別墅,信雖然不放心,但還是決定讓她自己開,而律因為擔心采靜,所以一直到別墅為止,都跟在她的車後面。這次大家出來玩,看到信和采靜的互動,大家都明顯地覺得信變溫柔了…------------------------------------------------------------------------------第{18}集采靜的父親收聘管理皇室休息室,開心著能夠天天看見采靜。在律的生日派對上,孝琳提及信之前過敏的事情,這讓采靜感到不是滋味,總覺得自己對信的事情一無所知,而這時采靜又聽到孝琳跟信提及留學的事,但采靜並沒有把信說的話聽完,因此而誤會了信。皇室的宗親們正在議論著,希望義誠大君能夠繼承皇位,而皇帝也開始有了律比較適合繼承皇位的想法。律為了采靜受傷,采靜感到很內疚,於是律對采靜說如果感到抱歉就請她接受他送的禮物,然後親了采靜,而看到這一幕的信非常生氣,因而強吻了采靜…------------------------------------------------------------------------------第{19}集從派對回來之後,采靜因為對信的誤會,一直處於思緒混亂的狀態。雖然信試著想要跟采靜和好,但不善表達情感的他,總是搞得兩人不歡而散。信在明善堂無意間看到了皇帝當年寫給慧正宮的情書,發現兩人曾有段私情而感到非常震驚。自從采靜的父親開始經營皇室休息室之後,外界紛紛傳出有關采靜父母親的閒言閒語,這讓心情低落的采靜更為難過。信看到采靜悶悶不樂,感到非常心疼,想要讓她回娘家住一晚,但采靜的母親覺得不妥將她送回宮,不料此事被皇后知道,嚴厲地責罵了采靜一頓,采靜因為難過跑出去散心,而律這時又像往常一樣,陪在她身邊安慰她…------------------------------------------------------------------------------第{20}集律陪著采靜散心的事,被人看見而被大肆報導。當信知道采靜是跟律在一起,感到非常生氣,告訴采靜不能讓長輩知道,不然兩人都會有事。采靜也為了保護律對長輩們說了謊,而且還堅持要自己承擔。連日的壓力與責罵,又加上與信之間不斷發生的誤會,讓采靜快要窒息了,更是想要從宮裡逃開。皇室每年以國民為對象召開的記者會,這次決定讓太子夫婦出席。皇室希望藉此採訪平息這次的緋聞。沒想到律卻趁這機會,要采靜在接受採訪時,小型辦公室表示自己想離婚。而信也知道了這件事,他在採訪前拜託采靜別這麼做。當主持人問到兩人是政策聯姻,不知兩人對彼此的心意如何時,信說出了一直藏在心裡的話…------------------------------------------------------------------------------第{21}集採訪時,采靜不顧信的請求,依舊提出了想要離婚。而信以深情的告白化解了當下的尷尬。但采靜如此的舉動,深深地傷了信的心,也讓兩人的誤會變得更深。皇帝也因采靜提出離婚而大為震怒,甚至懷疑采靜提出離婚的原因,是和那個緋聞男主角有關。但采靜為了保護律,所以一直不肯說出真相,而慧正宮也為了保護自己的兒子律,因而想要采靜一個人頂罪。便告知采靜唯一贖罪的方式就是跪在皇帝面前懺悔。采靜跪了一天怎麼都不肯離開,律擔心采靜會撐不住,於是就對大家坦承他就是與采靜在深夜會面的人,甚至也表明了他對采靜的愛意…------------------------------------------------------------------------------第{22}集律的一番表白,震驚了整個皇室,他甚至對信表示,他將不惜放棄一切也要得到采靜。皇帝決定將律逐出宮外,但卻引起了宗親們的反彈聲浪,甚至提出要廢太子妃。信知道這一切一定與慧正宮有關,他要慧正宮不要再對采靜下手,不然一定會要她為此付出代價,沒想到信這個舉動,反而讓慧正宮看出了他的弱點。采靜想要趁著有人主張廢太子妃時,提出想要離開宮的想法,信卻誤會她是想跟律一起離開。采靜對律表明,她就算離開,就算是2500萬年以後,她還是會喜歡信。信收到采靜的簡訊,擔心的跑到律房間,卻沒看到采靜,當他正著急的時候,眼前卻成了一片火海…------------------------------------------------------------------------------第{23}集慧正宮利用信對采靜的感情,陷害信為縱火案的嫌疑犯。所有的證據都對信非常不利,但采靜深信不會是信做的,采靜對信坦白自己是愛他的,只要信要她留在他的身邊就夠了。繼廢太子妃的言論,出現了要廢太子的聲浪,為了皇室的未來,他們決定把采靜送往國外,雖然信不答應,但采靜為了信為了皇室,決定按照長輩們的意思前往國外。采靜即將要出國,但她想讓信看看她曾生活過的世界,於是帶著信去體驗他不曾體驗過的平凡,采靜問信有多喜歡自己,信以行動表達了他對采靜的愛意…------------------------------------------------------------------------------第{24}集徐尚宮受慧正宮的唆使,對警察說是信派她去放的火,所有對信不利的證據一一出現,警方決定將要拘提信。信原本不想將皇帝與慧正宮的事情告訴律,但為了終止他們三人糾葛的感情,決定把他發現的那封信交給律。當律知道這一切後,終於明白慧正宮做的這一切,都只不過是為了自己的野心而已,又看到采靜和信是如此相愛,他決定召開記者會說明真相,結束這一切。真相大白後,皇帝決定將皇位交給信,但在信的要求下,決定由惠明公主繼承皇位。信與太皇太后來到澳門看采靜,信看到采靜為了追求自己的夢想而那麼努力,更因為不確定采靜是否仍會喜歡已不是太子的自己而感到不安,而這時太皇太后將一對戒指交給信,說是要送給他們兩人的。信用這對戒指向采靜正式求婚,希望采靜能與他共度一生… 資料來源:野蠻王妃官網 

tp75tpvu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